所在位置:天津时时彩购买时间 > 圖片新聞

送別!他發明了“糖丸”,消滅了中國小兒麻痹癥!

2019-01-07 來源:未知 

中國共產黨黨員、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原院校長、一級教授顧方舟同志,因病醫治無效,于2019年1月2日在北京逝世,享年92歲。

顧方舟是我國著名醫學科學家、病毒學專家,1926年出生,1950年畢業于北京大學醫學院醫學系,1955年畢業于蘇聯醫學科學院病毒學研究所。歷任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生物學研究所副所長,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副院校長、院校長。

顧方舟把畢生精力,都投入到消滅脊髓灰質炎(簡稱“脊灰”)這一兒童急性病毒傳染病的戰斗中。他是我國組織培養口服活疫苗開拓者之一,為我國消滅“脊灰”的偉大工程作出了重要貢獻。1958年在我國首次分離出“脊灰”病毒,為免疫方案的制定提供了科學依據。為更好地研制疫苗,顧方舟于1958年受命遠赴云南昆明,籌建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生物學研究所。1960年成功研制出首批“脊灰”(Sabin型)活疫苗,1962年又牽頭研制成功糖丸減毒活疫苗。自此,我國“脊灰”年平均發病率大幅度下降,使數十萬名兒童免于致殘。2000年10月,世界衛生組織證實,中國本土“脊灰”野病毒的傳播已被阻斷,成為無“脊灰”國家。

學醫是母親的心愿

顧方舟早年喪父,母親為了養活一群孩子,到杭州學習助產,后來又拖家帶口移居天津,掛牌營業成為助產士。

顧方舟曾說:“我學醫是母親的心愿。母親常說,當醫生是人家求你來治病,你不要去求人家。”

他成長于民族危亡的戰亂年代,目睹了老百姓因為工作環境惡劣、醫療條件差而遭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死亡。作為一個熱血男兒他無法獨善其身、安靜地學習。

投身公共衛生事業

大學畢業后,顧方舟放棄當一名醫生,轉而進行病毒學研究,投身公共衛生事業。他認為,當醫生固然能救很多人,可從事公共衛生事業,卻可以讓千百萬人受益。

20世紀50年代,有一種病在國內流行很厲害,這就是脊髓灰質炎,簡稱脊灰,它可能引起輕重不等的癱瘓,俗稱小兒麻痹癥。

這種病多發于七歲以下的兒童,有些孩子可能因此手不能動了,有些可能不會走路了,最嚴重的是沒辦法自主呼吸,而且一旦得病就無法治愈。

有個家長背著癱瘓的孩子過來找顧方舟說:“顧大夫,你把我的孩子治好吧,他以后還得走路,參加國家建設呢。”

他當時只能遺憾地回答:“太抱歉了,我們對這個病還沒有治愈的辦法。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到醫院去整形、矯正,恢復部分功能,要讓他完全恢復到正常不可能。”

他看到那個家長的眼神馬上黯淡了下來。

中國要走活疫苗技術路線

1959年,顧方舟一行人去蘇聯考察學習脊灰疫苗的情況時,“死”“活”疫苗兩派各持己見,爭執不下,我國選擇哪一種是對的,沒有人能解答。

若決定用死疫苗,雖可以直接投入生產使用,但國內無力生產;若決定用活疫苗,成本只有死疫苗的千分之一,但得回國做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。顧方舟判斷,根據我國國情,只能走活疫苗路線。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斷:我國不能走死疫苗技術路線,要走活疫苗技術路線。

不久,衛生部采納了顧方舟的建議。1959年12月,經衛生部批準,中國醫學科學院與在北京衛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協商,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協作組,顧方舟擔任了組長,進行脊髓灰質炎疫苗的研究工作。

事實證明,顧方舟當時的判斷是對的。

克服困難,建起脊灰疫苗生產基地

早在1958年,衛生部派顧方舟去蘇聯考察死疫苗的生產情況前,政府就考慮到了疫苗的生產問題,決定在云南建立猿猴實驗站。1959年1月,將衛生部批準正在籌建的猿猴實驗站改名為醫學生物學研究所,以此作為我國脊灰疫苗生產基地。

生產基地的建設面臨著設計資料少、交通運輸困難、物資緊缺、蘇聯撤走所有援華專家的困難。

顧方舟后來曾說:“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兒,就說:‘行!雖然有困難,但是能夠克服的,一定努力干!’”

九個月后,有19幢樓房、面積達13700平方米的疫苗生產基地,終于建成了。

1959年,顧方舟(前排右一)在昆明與職工創建生物醫學研究所,正在建設工地平整地基。

1960年的春天,周總理來到了這里。周總理是去緬甸訪問的途中,路過昆明的。在云南省長劉明輝、外交部長助理喬冠華的陪同下,來到了疫苗生產基地。

周恩來總理在顧方舟同志陪同下視察生物所。

顧方舟對正在視察疫苗的總理說:“周總理,我們的疫苗如果生產出來,給全國7歲以下的孩子服用,就可以消滅掉脊髓灰質炎!”

周總理聽了,直起了身子,認真地問道:“是嗎?”

“是的!”顧方舟拍著胸脯道:“我們有信心!”

周總理開心地笑了,打趣道:“這么一來,你們不就失業了嗎?”

顧方舟也被總理的情緒帶動起來,他緊張的心放松下來,說道:“不會呀!這個病消滅了,我們還要研究別的病呀!”

周總理拍了拍他的肩膀,贊許道:“好!要有這個志氣!”

發明糖丸,解決疫苗運輸問題

試生產成功后,全國正式打響了脊灰殲滅戰。1960年12月,首批500萬人份疫苗生產成功,在全國十一個城市推廣開來。經過廣泛的調研,顧方舟等人很快掌握了各地疫苗使用情況,捷報像插上了翅膀紛飛,傳到了顧方舟的手中:投放疫苗的城市,流行高峰紛紛削減。

面對著日益好轉的疫情,顧方舟沒有大意。他敏銳地意識到,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,需要冷藏保存,給中小城市、農村和偏遠地區的疫苗覆蓋增加了很大難度。另一方面,疫苗是液體的,裝在試劑瓶中運輸起來很不方便。此外,服用時也有問題,家長們需要將疫苗滴在饅頭上,稍有不慎,就會浪費,小孩還不愿意吃。

怎樣才能制造出方便運輸、又讓小孩愛吃的疫苗呢?顧方舟突然想到,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?經過一年多的研究測試,顧方舟等人終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,并通過了科學的檢驗。很快,聞名于世的脊灰糖丸疫苗問世了。

除了好吃外,糖丸疫苗也是液體疫苗的升級版: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,延長了保存期——常溫下能存放多日,在家用冰箱中可保存兩個月,大大方便了推廣。為了讓偏遠地區也能用上糖丸疫苗,顧方舟還想出了一個“土辦法”運輸:將冷凍的糖丸放在保溫瓶中!

這些發明,讓糖丸疫苗迅速撲向祖國的每一個角落。1965年,全國農村逐步推廣疫苗, 從此脊髓灰質炎發病率明顯下降。1978年我國開始實行計劃免疫, 病例數繼續呈波浪形下降。

中國成為無脊髓灰質炎國家

此后顧方舟繼續從事著脊髓灰質炎的研究。1981年起,顧方舟從“脊灰”病毒單克隆抗體雜交瘤技術入手研究。1982年,顧方舟研制成功“脊灰”單克隆抗體試劑盒,在“脊灰”病毒單克隆抗體雜交瘤技術上取得成功,并建立起三個血清型、一整套 “脊灰”單抗。

1990年, 全國消滅脊髓灰質炎規劃開始實施,此后幾年病例數逐年快速下降,自1994年9月在湖北襄陽縣發生最后一例患者后,至今沒有發現由本土野病毒引起的脊髓灰質炎病例。

2000年,“中國消滅脊髓灰質炎證實報告簽字儀式”在衛生部舉行,已經74歲的顧方舟作為代表,簽下了自己的名字,我國成為無脊髓灰質炎國家。

2000年經中國國家以及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區消滅“脊灰”證實委員會證實,中國本土“脊灰”野病毒的傳播已被阻斷,成為無脊灰國家。

來源:人民日報整理

內容綜合整理自北京日報(ID:Beijing_Daily),綜合光明日報(作者:田雅婷)、人民日報(作者:范瑞婷)、中國科學報(作者:徐源)

原編輯:石磊、楊翹楚

[責任編輯:王臣]

聯系我們

地 址: 北京市朝陽區北辰東路8號匯園國際公寓酒店E座2418室

郵 編: 100101

電 話: 010-62126696

傳 真: 010-84986602

郵 箱: [email protected]